特別策劃: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史學100年
              2021年07月01日 10:20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1年7月1日第2198期 作者:

                

                習近平總書記高度重視歷史與歷史研究,發表了一系列思想深邃的重要論述。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歷史研究是一切社會科學的基礎。長期以來,在黨的領導下,我國史學界人才輩出、成果豐碩,為黨和國家事業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從1921年到2021年,與黨的百年光輝歷程相伴,中國歷史學在馬克思主義的引領和指導下,既響應了時代呼喚,也完成了向馬克思主義史學的轉變和大發展。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不但在社會文化的發展中發揮了重要作用,更與中國社會、中國人民結合在一起,互相砥礪、共同進步。

                在革命年代,李大釗等先行者積極介紹、推廣馬克思主義和唯物史觀,郭沫若、呂振羽、翦伯贊、侯外廬、范文瀾等史家用唯物史觀認識和分析中國社會性質,為中國革命提供了學理支撐,為當代中國歷史學奠定了理論基礎。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馬克思主義史學進入了興盛期,“中國古代史分期問題”“中國封建土地所有制形式問題”“中國封建社會農民戰爭問題”“中國資本主義萌芽問題”和“漢民族形成問題”等學術大討論展現出中國史學前所未有的活力和繁榮。改革開放后,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不斷豐富發展完善,屢有創獲,碩果累累。

                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進入新時代。構建具有中國特色、中國風格、中國氣派的歷史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和話語體系已經成為歷史學界的時代任務。正如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一切向前走,都不能忘記走過的路;走得再遠、走到再光輝的未來,也不能忘記走過的過去,不能忘記為什么出發”。有鑒于此,在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我們推出這期“特別策劃”,作為向黨的百年華誕的獻禮。

                始終堅持和高揚唯物史觀理論旗幟

                道路決定命運,旗幟引領方向。近代以來人類社會的歷史變革表明,一個國家、一個民族實行什么樣的社會制度,走在什么樣的社會發展道路上,決定該國家該民族的生存樣式和未來命運。社會發展道路、社會制度選擇,絕不是憑空而來的,它源于人們(主要是政黨)的理論設計,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舉什么旗,就走什么路。旗幟的指向,就是人們實踐深化的方向。在歷史觀、世界觀和方法論問題上,堅持唯物史觀還是唯心史觀,抑或是其他史觀,是衡量一個政黨是否堅持科學的歷史觀、正確的社會觀和科學方法的重要分水嶺。

                從傳統走向新時代的中國史學

                20世紀初,中國大地風云變幻,天翻地覆。1911年辛亥革命、1919年五四運動和1921年7月中國共產黨成立,這些重大事件表明中華民族在近代世界大變局中的偉大覺醒。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中國人民前仆后繼,英勇奮斗,走向一個新時代。中國史學基于時代呼喚和文化選擇,開始從傳統走向現代,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應運而生。

                深刻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歷史與歷史科學的重要論述

                習近平總書記素重歷史學習、歷史思維、歷史借鑒。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習近平總書記發表了一系列關于歷史與歷史科學的重要論述。這些論述,不僅集中體現了他對歷史與歷史科學的深刻思考,是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且也轉化為新時代治國理政的政治實踐。

                毛澤東與二十世紀中國史學方法的確立

                在中國史學史上,歷史唯心主義在社會歷史領域曾經長期居于統治地位。歷史唯心主義把社會現象及其歷史發展的終極原因歸結為精神因素,把歷史人物的思想動機和某些杰出人物的主觀意志視為人類歷史發展的根本原因,而否認歷史發展的客觀規律,否認人民群眾對于歷史發展的決定性作用。毛澤東對于20世紀中國史學發展的重要貢獻,就是確立了唯物史觀在歷史研究中的地位。

                中國史學理論研究的百年回望

                史學理論涉及對歷史學宏觀性、系統性、規律性認識的深層次探討,在歷史學科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今天,站在中國發展的新的時代方位,回望百年來以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為指導的中國史學理論研究,將有助于我們在唯物史觀指導下發展新時代的史學,擔負起構建歷史學學科體系、學術體系、話語體系的時代使命。

                唯物史觀引領百年古史研究取得豐碩成果

                中國有非常悠久的史學傳統。以司馬遷《史記》為開端的歷代“正史”,記載了從五帝時代、夏商周直至明清的完整發展過程。然而,這部中國古代史,只不過是改朝換代、世系沿革的帝王興衰史;至于夏商以前的上古史,更是籠罩在神話傳說的層層迷霧之中??茖W意義的中國古史研究,有待于現代化背景下馬克思主義辯證唯物史觀的指導,有待于中國共產黨領導下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

                范文瀾中國通史研究的風格

                范文瀾先生出生于浙江紹興的書香世家,幼時曾在秋瑾創建的大通學堂學習。大學期間接受了嚴格的國學研究訓練,熟知各種經史典籍,畢業后致力于國學研究。后投身革命運動,運用唯物史觀深入研究中國歷史,揭示歷史問題的本質,為中國馬克思主義史學的創建與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侯外廬中國古代社會史研究的成就與貢獻

                侯外廬《中國古代社會史論》從醞釀寫作至今已近80年了。綜觀這80年的史學歷程,我們可以深切感受到中國馬克思主義歷史學由產生、發展到確立的根本變革,以及《中國古代社會史論》在古代社會研究中頗具生命力的理論貢獻。

                百年近代史研究的創新與發展

                近代以來,面對西方列強的入侵,中國從自己傳統文化資源武器庫中找不到可以抵御的思想武器,只得“被迫從帝國主義的老家即西方資產階級革命時代的武器庫中學來了進化論、天賦人權論”等,但也“終歸于失敗,宣告破產了”。20世紀20年代之際,“中國人學得了一樣新的東西,這就是馬克思列寧主義”。隨著馬克思主義及唯物史觀在中國的傳播和落地生根,“中國改換了方向”。由此,中國歷史學以及近代史研究也發生了歷史性轉變?;厮輾v史并深刻體悟唯物史觀的深度影響,對于新時代中國近代史研究的再出發,具有重要意義。

                系統性構建“四史”研究的學理基礎

                馬克思主義自誕生以來,指導社會主義由空想變為科學、由理想變為現實,不斷開創社會主義發展史;中國共產黨從成立之日起,就把馬克思主義作為立黨立國的根本指導思想,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進行中國革命、建設和改革,形成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以上總稱為“四史”,彼此融合發展、一體向前推進。堅持正確歷史觀,樹立正確黨史觀,深化和拓展“四史”研究的理論與方法,深刻揭示“四史”蘊含的歷史、政治、理論和實踐邏輯,為黨史學習教育和“四史”宣傳教育提供了深厚學理基礎。

                新時代如何加強“四史”教育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非常重視學習歷史,多次強調要學習黨史、新中國史、改革開放史、社會主義發展史。當下,在全國喜迎中國共產黨百年華誕之際,習近平總書記在黨史學習教育動員大會上,再次要求全黨、全國人民開展黨史學習,要求全黨、全國人民要做到學史明理、學史增信、學史崇德、學史力行,要學黨史、悟思想、辦實事、開新局。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明確提出了“四史”學習教育的目標和任務。作為史學研究工作者,深感肩負的責任和擔當。我們應加強“四史”研究,夯實“四史”教育基礎,在“四史”學習教育活動中發揮專業引領作用。

                世界古代史研究發出中國聲音

                鴉片戰爭以后,中國開始了解古代世界的歷史??傮w上看,新中國成立以前,中國對古代世界的認識是相當有限的。作為一個學科,世界古代史與新中國的發展歷程緊密聯系在一起。新中國成立70多年來,尤其是改革開放40多年來,世界古代史研究取得了豐碩成果。

                世界近代史研究枝繁葉茂

                世界近代史與世界史整體一樣,在中國是一個年輕學科,而且是外來學科。百年來,世界近代史經歷了形成、成長和蓬勃發展的過程,迄今已經枝繁葉茂。但發展的過程仍在持續,許多問題有待解決。

                世界中世紀史研究與時偕行

                中世紀在世界歷史上具有特別地位,當今世界主要國家多誕生于中古時代。世界各大文化圈也在中古時代最終定型。中古時代,東方先進、西歐落后。16—17世紀,雙方卻開始對換位置。這一變化的根源須追溯至此前幾百年。20世紀上半葉,中國對世界中世紀史的研究尚未展開。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中世紀史研究開始起步,探討的多是歷史基本問題。改革開放后,中世紀史領域真正進入研究階段,逐漸凝練出學術特色。

              責任編輯:張月英
              二維碼圖標2.jpg
              重點推薦
              最新文章
              圖  片
              視  頻

              友情鏈接: 中國社會科學院官方網站 | 中國社會科學網

              網站備案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146號 工信部:京ICP備11013869號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使用

              總編輯郵箱:zzszbj@126.com 本網聯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15號院1號樓11-12層 郵編: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