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人到來前北美印第安人口之謎
              2021年08月02日 09:11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1年8月2日第2220期 作者:付成雙

                在哥倫布到達美洲以前,北美印第安各部落究竟有多少人口?歐洲殖民者自登上美洲大陸之時起,就一直試圖弄清這一問題。由于史料的缺乏,歷史學家無法找到相應數據,人類學、考古學、生物學、統計學等領域的學者由此介入。由于學術背景迥異,不同領域的學者運用的人口估算方法千差萬別,因此得出的數字差別很大。

                人口數量逐漸增加

                自從印第安人踏上北美大陸以后,他們的人口數量就一直處于變動之中。在白令陸橋時代,到底有多少遠古印第安人隨著獵物的腳步到達北美大陸,學者們至今無法提供一個可靠數據??紤]到可獲取食物的難度,最初的人口密度應該很低,每百平方英里可能僅有1人。因此,當時北美洲的總人數不會超過10萬人。

                大約從公元前8000年起,印第安文化進入阿基亞克時期(Archaic Period)。這是印第安人從主要依靠獵捕大型動物向農業定居生活的過渡時期。隨著氣溫逐漸上升和第四紀冰川消融,大片陸地變成草原,為各種小型食草動物提供了生存條件。因此,印第安人的食物來源趨于多樣化。除了獵取較小的獵物外,他們還采集植物果實和種子、捕魚等。隨著食物日益豐富,印第安人的人口數量逐漸增加,很可能達到每百平方英里10人。

                大約在公元前1000年左右,印第安人進入伍德蘭時期(Woodland Period),定居農業的出現是這一時期最典型的標志。農業發展不僅為印第安人提供了穩定的食物來源,而且是其人口增加的重要因素。如果食物充足,一個部族在20年中就可以實現人口翻一番(正常情況下,人口的自然出生率會達到每年65‰)。假如按照這一幾何級數增長,印第安人的人口可能會上升到一個天文數字。但是,這種情況并未真正發生。據估計,白人殖民者到來時,北美東部農業區的人口密度大約在每十平方英里5人左右;北美西部太平洋岸邊的人口密度最大,其中,加利福尼亞的人口密度為每十平方英里超過5人,不列顛哥倫比亞達到10人;中部草原的人口密度較小,每十平方英里僅為2—3人,甚至更低。因此,北美大陸的印第安人口數量呈現兩邊高、中間低的特征。不過,雖然印第安人口的總體趨勢是不斷增加,但在一定時期內并不一定會持續增長。當遇到瘟疫、大規模戰亂和食物短缺時,其人口可能在一定時間內下降。

                計算方法多種多樣

                為了弄清楚北美印第安人在白人到來之前的準確數量,不同領域的學者根據自己的學術專長進行估算,并得出相應的人口數字。學者們使用的研究方法多種多樣,也各有缺陷。

                第一種是純粹的估計,即研究者單純憑借個人經驗和相關情況估算一個數字。因此,其準確性完全無從驗證。

                第二種是數據加權。例如,根據某個部落的武士數量,按照所有成年男人都應該是武士這一慣例,并加權3倍,從而得出整個部落的人口數量。與此類似的可供加權數據,還有部落的房屋數量、獨木舟數量、教徒數量等,借以推算該部落的人數。

                第三種是多重數據加權,即在第二種方法的基礎上再次加權估算。由于經過了多次加權,所以該方法的可靠性受到質疑。

                第四種是對史料中的相關數據予以削減。有的研究者認為,殖民時代早期,白人士兵和傳教士為了突出其戰斗功績或傳教成就,有時故意夸大印第安人的數量。因此,這些研究者在使用此類史料時,往往對其數字進行壓縮。但是,這種做法招來了對原始史料不尊重的質疑。

                第五種是傳染病糾正法。有的研究者依據印第安人經歷疫病后的余存人口數量,并按照瘟疫的致死率,估算白人到來之前的人口數量。

                第六種是人口密度法。自然條件基本相同的地區,應該具有大致相同的人口密度。因此,一些研究者根據已知地區的人口密度,推算其他地區的人口數量。

                第七種是根據某地可供利用的自然資源情況,估算當地可以支撐的人口數量。

                第八種是在第七種方法的基礎上發展而來的可承載量計算法,即通過計算一個地區所有可以用作食物的資源總量,得出該地的人口數量。

                第九種是人口消減比例法。通過研究某些特定部落,得出白人到來后印第安人數量減少的比例常數,然后倒推白人到來之前的人口數量。不過,其缺陷是隨機性較大,有的學者認為這個常數是5:1,有的學者則認為是25:1。

                第十種是考古學方法,即通過考古發掘的印第安人遺址來估算總體的人口數量。此法雖被寄予厚望,但由于考古發掘的資料非常有限,其結果并不理想。

                第十一種是數學推演法,即通過對比不同時期人口統計數字的差別,推算此前人口的數量。

                學者們對美洲土著人口的估計,不僅受到計算方法的影響,還受到時代、立場與動機等因素的制約。例如,19世紀中期,著名畫家、作家和旅行家喬治·卡特林(George Catlin)對印第安人較為同情,他對印第安人口數量的估計就偏高。而到了19世紀末,美國主流社會對印第安人的未來普遍持有悲觀看法,因而對印第安人口數量的估計就偏低。例如,1894年,美國人口調查局的報告認為,在白人到來之前,美國境內的印第安人“不會超過50萬人”。

                估算數量眾說紛紜

                1910年,美國史密森學會的人類學家詹姆斯·穆尼(James Mooney)根據對北美印第安各主要部落的綜合考察,認為其總人口是114.8萬人。1928年,他又將這一數字調整為115.3萬人。1939年,人類學家阿爾弗雷德·克魯伯(Alfred Kroeber)則估計為84萬人左右。穆尼和克魯伯作為嚴謹的學者,他們對北美印第安人口的估計長期被認為是最可信的數字。但是,穆尼估計的數字并不是1492年哥倫布到來之前的土著人口數量,而是17世紀甚至18世紀以后白人到來前北美西部一些部落的人口數量。因此,他估計的數字明顯偏低。史密森學會的另一位學者道格拉斯·尤布雷克(Douglas Ubelaker)對穆尼的數字進行了重新估計,認為北美印第安人應該有217萬人。1988年,他又把這一數字下調到189.4萬。

                1966年,考古學家亨利·多賓斯(Henry Dobyns)根據他對美洲印第安人死亡率的研究,估算出1492年美洲土著人口大約為9000萬—1.13億,而墨西哥以北地區的土著人口為980萬—1225萬。1983年,他根據新的研究,進一步把北美土著人口的數量提高到1800萬。多賓斯之所以做出如此巨大的人口估算,根本原因在于他所依據的北美印第安人口最低點的基數偏大,對疾病致死率的估計也偏高。另外,他在1983年的上述研究中,參考馬爾薩斯的相關理論,運用單位面積的人口承載率,估算白人到來之前的北美土著人口數量,從而得出了1800萬這一驚人數字。

                1976年,威廉·德內文(William M. Denevan)認為,美洲土著人口總數以5730萬為基點,上下浮動25%,即4300萬—7200萬,其中,北美人口總數大約為440萬人。1987年,拉塞爾·索恩頓(Russell Thornton)結合上述學者的研究,認為白人到來之時美洲大陸的土著居民有7200萬人左右,其中北美大陸約為700萬人。

                1992年,哥倫布航行美洲500周年慶典結束以后,學術界對印第安人口問題的興趣迅速衰退。由于史料的缺乏和計算方法的缺陷,我們也許永遠無法知曉白人到來以前印第安人口的確切數據。從一定意義上說,有多少學者對這一問題感興趣,可能就有多少種答案。

                依然面臨不公正待遇

                無論是按照亨利·多賓斯估算的最高數字1800萬人,還是道格拉斯·尤布雷克修正后的最低數字189.4萬人,北美印第安人在白人到來后都經歷了一場人口劫難。在白人帶來的瘟疫、戰爭、酒水以及各種各樣的打擊面前,北美印第安人口數量日漸萎縮。到19世紀末,隨著西進運動結束,美國48個州的印第安人口數量下降到歷史最低點,只剩下25萬人左右。而北緯49度線以北,印第安人從最初的200萬人(估算數字)下降到12.5萬人左右。在與白人接觸的4個世紀中,整個北美大陸的印第安人喪失了90%以上的人口和土地。截至19世紀末,北美印第安各部落僅剩下37萬人左右,被驅趕到數百個貧瘠落后的保留地中茍延殘喘,歐美主流社會普遍預測他們面臨著即將消亡的命運。

                然而,北美印第安人并沒有走向滅絕。隨著白人與印第安人之間武裝沖突的結束和醫療衛生條件的逐漸改善,各部落的人口開始緩慢增加。到1933年,美國印第安人已經上升到33萬人。第二次世界大戰以后,美國和加拿大開始推行印第安人重新安置計劃。印第安人大量離開保留地,到城市中就業。到1970年,美國印第安人達到763594人,其中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口為340367人。20世紀末,美國和加拿大印第安人達到500萬左右。

                無論在印第安人與白人接觸前還是接觸后,人口變化都是其社會、經濟、文化變動的風向標。時至今日,雖然北美印第安人在民族自治道路上取得了巨大進步,但是對于他們在5個世紀中經歷的苦難,我們卻不能簡單地視之為進步的代價而輕輕抹去。當前,美國和加拿大社會依然流行著對有色族裔的歧視,不少印第安保留地仍然處于貧困狀態,許多印第安部落與政府之間的談判至今未能達成協議。這一切都表明,北美主流社會在糾正對包括印第安人在內的有色族裔的不公正待遇方面,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系南開大學世界近現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教育部“新世紀優秀人才”、南開大學優秀青年學科帶頭人)

              責任編輯:宗悅
              二維碼圖標2.jpg
              重點推薦
              最新文章
              圖  片
              視  頻

              友情鏈接: 中國社會科學院官方網站 | 中國社會科學網

              網站備案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146號 工信部:京ICP備11013869號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使用

              總編輯郵箱:zzszbj@126.com 本網聯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15號院1號樓11-12層 郵編: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