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理經典文獻 賡續中國文脈
              ——訪文獻學家、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杜澤遜
              2021年07月30日 08:33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21年7月30日第2219期 作者:本報記者 張清俐

                古籍搜集整理對保存、傳承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具有重要意義,也需要投入大量的時間和精力。山東大學文學院教授杜澤遜投身這一研究領域已經30余年,主持或參與了《清史稿藝文志拾遺》《四庫存目標注》《尚書注疏匯?!返纫幌盗写蟛款^文獻整理項目,成就斐然,在學界影響廣泛。從杜澤遜教授身上,我們看到一位文獻學家數十年如一日嚴謹扎實的學風。正是因為有代代相承的學養學脈,才有中國優秀傳統文脈的賡續。對于學生和青年學者,杜澤遜教授總是寄予厚望,不吝指導,將他所積累的文獻學整理與研究的經驗,傾囊相授。近日,在他一手創辦的山東大學校經處,杜澤遜教授接受了本報記者的采訪。

                結緣“四庫學”

                《中國社會科學報》:從求學期間確定寫作有關《四庫全書》的畢業論文,繼而工作不久即參與季羨林先生主持的《四庫全書存目叢書》項目,再到后來您的專著《四庫存目標注》問世,您與“四庫學”結緣是怎樣的經歷?

                杜澤遜:我的碩士論文題目是《四庫全書總目提要研究》,也是所謂“四庫學”的一部分。1992年,我偶然在北京琉璃廠的海王邨古舊書店買到一部線裝書,只收錄了《四庫全書》沒收錄而《四庫全書總目提要》卻提及的那部分書,即《四庫存目》。我買了《四庫存目》就開始調查:這些書現在是否還有存世?如果有,藏在何處?是什么版本?沒多久,國務院第三次全國古籍整理出版規劃會議在北京召開。胡道靜和周紹良兩位先生在會上談到,《四庫存目》很重要,應開展針對性調查研究。我意識到,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與導師董治安先生商議后,董先生讓我寫一個論證發給學界的重要學者,征求意見。后來,這篇論證以《四庫存目標注敘例》為題,發表在《古籍簡報》上。當《四庫全書存目叢書》(以下簡稱《存目叢書》)項目正式開展后,國務院古籍小組就將查目工作委托給了我。

                由季羨林先生主編的《存目叢書》開始時,并沒有完成對存目的標注工作,我普查后,挑最好的信息給《存目叢書》編委會。但對于研究工作者來說,其他沒有進入《存目叢書》的信息也是非常重要的。于是,我繼而推進獨自承擔的《四庫存目標注》工作,這部書對每一個條目都有詳細的交代。所以,作為目錄版本學工作者,《四庫存目標注》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著作。也正是通過這部著作,我初步獲得學術界的認可。這項工作持續了大概15年。在這期間我還需要兼顧王紹曾先生交代的《百衲本二十四史??庇洝氛砉ぷ?,并且絲毫不能懈怠學校安排給我的教學任務,因而工作屢屢被打斷。當時因為評職稱的要求,我還放下工作去學外語,學得也很投入,對那時候學習的文章,還保留著深刻印象。以至于有時候會設想,如果當時從事外國文學研究,應該也是可以的。但人世間的事很多,我們不能什么都學,只能專注于一件事。

                《中國社會科學報》:現在學界提出要形成作為顯學的“四庫學”,對此您怎么看?

                杜澤遜:“四庫學”需要重視兩個中心任務,一是以《四庫全書》為研究中心;二是《四庫全書總目提要》,這是乾隆年間對中國學問做的一次重大總結,其權威性至今不能被超越,因此《四庫全書總目提要》才是真正代表乾隆年間學術的核心成果?!端膸烊珪贰端膸烊珪偰刻嵋肥茄芯康暮诵?,而這兩個成果包羅百科,需要眾多人參與。就我而言,只能勝任版本目錄這方面的工作,不可能整體研究《四庫全書》里的著述。我的工作是提供好的版本,并且說明這世間還有什么版本。學者根據我提供的信息進行整理校對,就能呈現最好的成果。社會需要分工,學術也需要分工。既然要分工,研究四庫學的人就必須涵蓋文史哲各個學科,不在一個學科就無法凝練成團隊。但是也應該遵循學術的規律,不應盲目抱團研究。不同學者各就所好,經過時間積累,自然會形成特色各異的成果群。

                普查清人著述卷帙浩繁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早年參與《清史稿藝文志拾遺》項目,在您看來,前人關于《藝文志》的研究有什么不足?您的導師王紹曾先生采取了什么做法?

                杜澤遜:歷朝修史的最大成果是《二十四史》,從《史記》到《明史》,稱得上國史的延續,而《藝文志》則是輔助性的。從《漢書》開始設《藝文志》,反映漢代的圖書收藏和整理成果?!睹魇贰に囄闹尽穭t是反映明朝人著作狀況,而明代焦竑編纂的《國史經籍志》則是反映明朝藏書的情況。所以,把《明史·藝文志》和焦竑的《國史經籍志》統合起來,就有相互彌補的作用了?!抖氖贰分幸灿幸恍]有《藝文志》,所以從宋朝以來,尤其是清朝,人們開始補那些沒有的《藝文志》。清朝人的補志工作是沿著《明史·藝文志》的方式來做。所以,《藝文志》在歷史上就有兩種做法,或是反映該朝藏書的情況,或是該朝人著作狀況。這兩種做法都是有用處的。

                《清史稿·藝文志》收錄了9000種清朝著作,不過,即便這樣,沒收進去的清朝優秀著作仍非常多,因此,就出現了由今人武作成完成的《清史稿藝文志補編》(以下簡稱《補編》)。此外,顧頡剛還編過《清代著述考》,實際上也是重修藝文志,蕭一山也有類似的成果,他們都是研究清史的名家。但是,這些著作掌握的材料依然差距甚大,所以王紹曾先生主持的《清史稿藝文志拾遺》(以下簡稱《拾遺》)工作,就是把由中華書局出版的《清史稿·藝文志》和《補編》都沒收入的清人著作再整理出來。

                《中國社會科學報》:也就是說,依舊采用的是明清修《藝文志》的做法?

                杜澤遜:是的。武作成的《補編》收了一萬多種清人著作,加上前面的《清史稿·藝文志》9000種,約合兩萬種。王先生的《拾遺》又整理了55000種。綜合來看,清朝的著作大概就是75000種。到了21世紀初國家啟動修《清史》項目,問題再次提出:清朝人到底寫了多少書?如何反映清朝的文化學術成就?確定由我們承擔其中《清人著述總目》和《清史·藝文志》兩個子項目。此后,戴逸先生將《清史·藝文志》改名為《清史·典籍志》(以下簡稱《典籍志》),采取的仍然是修《明史》的辦法,也就是只考慮清人著作,不考慮清朝藏書。我們在前人基礎上完成的《清人著述總目》,收錄書目達到了227000種。即便如此,也不能說就收全了,只能說量力而行。我們寫了130萬張卡片,選20多萬種書中的精粹2萬多種,形成了戴逸先生主持的《典籍志》。

                《中國社會科學報》:《典籍志》是按照什么標準編選的?

                杜澤遜:《典籍志》要求選取優秀的作品,所以要尋求客觀標準。最初的設想是聘請各方面專家從書目中選,但后來發現實際上是做不到的,因為書目實在太多,即便從大量專家的閱讀范圍來看,也遠遠不成比例,所以要找更客觀的依據。錢仲聯在《中國文學家大辭典·清代卷》的前言中曾坦言無法列出有多少清代文學家,并強調作這樣的篩選需要有依據。而他的依據就是徐世昌主持的《晚晴簃詩匯》,以及其他一些參考資料。我大概也持這個觀點,參考依據就來自哈佛燕京學社編《三十三種清代傳記綜合引得》。在這之前,我還參加過《清代詩文集匯編》項目。黃愛平教授讓我、漆永祥和史革新為《清史》項目《清人別集叢刊》選目3000余種,史老師選后段,漆老師選中段,我負責上段,每人選1000多種。當時已經有兩個成果,即《清人別集總目》和《清人詩文集總目提要》。我們決定在這兩部書中選。首先考慮的是《清史列傳》有傳的人,但發現有傳的人很多并沒有文集,有的人有集無傳,就需要排除;還有一些人盡管在《清史》中無傳,但是名人,比如蒲松齡、吳敬梓,所以就再補一部分。當然,清人著作不都是集部,經、史、子和西學部就沒有現成辦法了?!度N清代傳記綜合引得》中,有2萬人的傳。于是我們就在227000種的總目上,把2萬個名字加上標記,然后把帶標記的選出來,結果是58000種。在此基礎上,再做“瘦身”工作,比如刪掉選本較多的,以及一些雖然有著作但不傳世或僅存殘稿的,刪到18000多種。接著再回到227000種的《總目》中去復選,既要把握十分之一的比例,又要把著名著作填進去??墒怯械娜匀粐乐爻瑯?,例如地方志類,那么壓縮標準就是每個地方只保留一家由特別有名的學者主修的地方志。還有的嚴重欠缺,比如通俗小說,就需要再補充,滿足它的十分之一??偟膩碚f,在《典籍志》的形成過程中,我們都盡量尋求客觀依據。

                重新整理《十三經注疏》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在完成《清人著述總目》工作后,又很快承擔了《十三經注疏匯?!?。聽說該項目仍在進展中。請您談談這項文獻整理工作的情況。

                杜澤遜:2012年,《清人著述總目》的工作告一段落,山東大學成立了儒學高等研究院,并給予了學術經費的支持。我當時申報了《十三經注疏匯?!?,現在仍在推進。

                從文化和歷史的角度看,《十三經》和《二十四史》蘊藏著中國文化的根本精神。傳統經學作為經國之大業,歷代學者圍繞它的意蘊和訓詁闡發,做了很多工作,為此要先完成《十三經注疏匯?!?。如果不讀《十三經注疏》里的《毛詩正義》,就不知道什么叫《詩經》。只知道“詩三百”,不知道《詩經》的衍生品,就意味著割裂了歷史。所以,我們就需要先搞清楚它是什么,再搞清楚為什么會這樣,最后再評判其得失。這些文字的準確性,是我們使用這一遺產的前提,這就是今天做《十三經注疏匯?!返囊饬x所在。

                從出版史的角度看,《十三經注疏》于南宋后期誕生在福建省建陽縣。明代萬歷年間的國子監出版了《十三經注疏》的“北監本”,明朝末年出現了毛晉汲古閣出版的《十三經注疏》,清朝乾隆年間重刻了“武英殿本”。清朝嘉慶二十一年,在南昌出版了地方官辦的“阮元本”?!叭钤尽背霈F以后,學術界200多年來都推薦這一版本。即便“武英殿本”全文加了標點,錯誤也比阮本少。這由清代的學風決定。阮元的底本是元朝的本子,每卷后邊都有??庇?,這種體例迎合了清朝考據學家的需求,因為它提供了大量證據,讀一本就如讀數本。從南宋到現在,《十三經注疏》屢屢再版,如果校對這些版本,會發現文字不同的地方很多,主要反映在阮元的??庇浝?,但這部??庇洿嬖诘娜毕菀埠艽?。首先,因為以當時的條件沒能找到原始性的權威本。其次,阮元校過的本子很多地方沒有“校凈”。此外,“阮元本”也是錯誤最多的本子。所以,我們現在要像中華書局標點《二十四史》那樣重新整理《十三經注疏》,形成《十三經注疏匯?!?。

                《中國社會科學報》:現在已經把您說的《十三經注疏》的本子都網羅全了嗎?進展如何?

                杜澤遜:重要的本子基本都有了,但是校書有規矩,不能看見就校。要有一個基本知識,哪些本子屬于里程碑式的,不能不校的,哪些本子屬于它的衍生品,沒有必要校。這樣把最重要的版本選出來,尤其早期的宋元版,不重要也得校。到明清時期,翻刻而來的本子就不作為主要版本,要搞清楚版本之間的關系。

                關于《十三經注疏匯?!返倪M展,已經出版的有《尚書注疏匯?!?;《周易注疏匯?!芬惨淹瓿?,即將付梓;《毛詩注疏匯?!方咏瓿?。其他的還沒有開始。這個進度應該是比較快的,《尚書注疏》在“阮元本”中按頁碼算是6%,而《周易注疏》在“阮元本”中占3%。整個工作,如果靠一個人干,想完成9%就需要45年。我們?!渡袝⑹琛返臅r候是15個人坐班,校了兩年,《周易注疏》用了一年。

                詳人所略 略人所詳

                《中國社會科學報》:除了《十三經注疏匯?!?,目前您還有哪些在研項目?

                杜澤遜:近些年,我的核心項目就是《十三經注疏匯?!?,《清史》項目尚未出版,還有掃尾的工作。此外,我還參與了《山東文獻集成》的編纂工作,這是山東省政府特批重大項目。目前印了1300多部書,一多半都是稿本抄本,很多是普通讀者不好找的。而《日本藏中國古籍總目》旨在整理所有日本館藏的中國古籍,這些古籍涵蓋非常廣。但是日本到底收藏哪些中國古籍?迄今為止,我們沒法確定這個工作量,但無疑將是持久且對專業性要求很高的工作,僅靠個人無法完成。所以,我考慮,這個項目可以分兩步,第一步把在本地能獲取的京都大學、東京大學、早稻田大學、靜嘉堂文庫等已經出版的目錄信息黏合在一起;第二步是實地到日本大東文化大學等機構,主動提出為對方編目,以拓展他們沒公布的部分,通過和他們的合作來推進這項工作。

                《中國社會科學報》:您的這一系列文獻整理工作,在古代學術視野里都稱為“小學”,在現代學術體系里稱為文獻學或者目錄學、版本學,您如何看待現代學術范式和傳統學術規范的關系?

                杜澤遜:近代以來,興辦學校,建立現代學科范式,培養專業人才;興辦現代圖書館,引進了西方的圖書館分類法。從文獻學的角度來說,中國的四庫分類法和西方的分類法具有共通性;為書編目、寫介紹等專業性要求,中外也是一樣的??梢哉f,全球學術譜系中對目錄學、版本學、??睂W的學術規范具有相似性,都有一群人代代相承,對經典文獻的無窮研究,這是經典之為經典的特點。不過,也應該看到各個國家都有自己的起源性經典,中國也不例外。在各自分類情況下,可以求同存異,不同之處可以互相學習。西方圖書館分類法中,與我們具有共通性的部分,可以融合。大多數學問,是可以實現國際接軌的。不過,就版本學、目錄學等學科來說,中國有著深厚的傳統學術根基,可以說,是勝于西方的。我現在帶學生做的雖然都是老學問,但吸收采用了很多時代發展所賦予的新技術。這也是我們所具備的、能夠超過前人研究的優勢。

                在歷史上,文獻學一直是邊緣學科,人數少是因為這方面的需求就是小眾的。但是對這小眾從業群體水平的要求并不低,需要跟其他學科一樣達到最高峰。培養人才方面要特別注意,千萬不能“斷了線”,斷了傳承。文獻學是實踐性的學問,在這個領域,水平多高都不為高。我要求學生要對某一類的書達到精益求精的水平,走專精之路。在這一類書上,要精細地去閱讀它的內容,對每一部書的價值做出基本判斷。做任何學問都有個大原則,詳人所略,略人所詳。術業有專攻,一個人的精力與時間都是有限的,任何年代都不必追求“全通”。

               ?。ㄉ綎|大學文學院柏穎、何賀婧對本文亦有貢獻)

              責任編輯:常暢
              二維碼圖標2.jpg
              重點推薦
              最新文章
              圖  片
              視  頻

              友情鏈接: 中國社會科學院官方網站 | 中國社會科學網

              網站備案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146號 工信部:京ICP備11013869號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使用

              總編輯郵箱:zzszbj@126.com 本網聯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15號院1號樓11-12層 郵編:10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