計劃行為理論視角下的網絡風險行為
              2019年07月08日 09:26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2019年7月8日第1729期 作者:丘文福

                中國互聯網絡信息中心(CNNIC)發布的第43次《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指出,中國網絡發展十分迅速,截至2018年12月,我國網民規模為8.29億,其中手機網民占比達98.6%,互聯網普及率達59.6%。但報告中也顯示,在過去半年中依舊有50.8%的人遭受網絡安全問題的困擾。這表明,隨著網絡技術的快速發展,網絡風險也隨之甚囂塵上,互聯網安全形勢依舊十分嚴峻,各類信息泄露、網絡攻擊、電信詐騙等安全事件層出不窮,對網民和企業的數據、信息安全造成了極大威脅,給社會造成許多不良的影響。

                網絡風險行為具有潛在不良后果

                網絡風險行為是網絡行為和風險行為的統一體。風險(risk)是一種潛在的危險,是指人類在社會的生存和發展過程中可能會出現的一些不良后果。貝克(Beck)和龍恩(Loon)較為深入地詮釋了風險的概念,認為風險是介于安全與毀滅之間的特定的中間地帶,具有本土性和全球性,個體對風險的判斷建立在不確定的知識的基礎上。當今社會各行各業都存在諸多的風險,如經濟風險、文化風險、健康風險、技術風險以及網絡風險等。而風險行為是指具有潛在不良后果或危險的行為。

                網絡風險行為(online risky behavior)即在線風險行為,也叫風險性網絡行為(risky online behaviors)或風險性網絡生活方式(risky online lifestyles),是指發生在互聯網生活中具有潛在不良后果的行為和活動。網絡風險行為既包括網絡過激行為、網絡欺騙行為、網絡色情行為、網絡欺負行為、網絡侵犯行為和網絡盜竊行為等在內的違反社會規范、損害他人利益的網絡偏差行為或網絡失范行為,也包括一些不違反社會規范、不損害他人利益但會對自身帶來潛在威脅或損害的網絡使用行為。

                跨越時空性、非具身性和去中心化

                網絡風險行為作為一種網絡行為,不可避免地會具有網絡的各種特征,其中最主要的是以下三個特征。

                從時空的維度上來說,網絡風險行為相對于傳統的風險行為最大的特點就是跨越時空性。在網絡生活中,人們的行為可不必依賴于特定的時間和空間,這就在客觀上增加了網絡和網絡行為的風險性。因為在跨越時空的網絡環境中,信息一點即達,隱私泄露、網絡受害的可能性增加,潛在的風險也無時不在。

                從行為身份上來講,網絡風險行為具有非具身性的特征。非具身性也叫匿名性,指的就是身體不在場,它是人們在網絡空間中行為活動的重要特征。在網絡空間中,人們是在匿名狀態下活動的,可以以“化身”的身份呈現,能夠輕松擺脫和超越現實社會身份對行為的制約,其行為呈現出前所未有的彈性和不確定性。這種極具彈性的網絡行為,容易激發個人的表達和表現欲望,使網絡社會呈現出極大的風險性。

                此外,網絡風險行為還表現出去中心化特征?!叭ブ行幕边@個概念最初是由美國學者馬克·波斯特于2000年提出的,是指對傳統中心和邊緣的消解,是一種缺乏控制中樞,實現泛化和散播式的資訊覆蓋狀況。網絡風險行為的“去中心化”是指網絡風險沒有固定的中心,沒有固定的目標,人人都可能成為風險的制造者和受害者。如今,網絡空間魚龍混雜,微博、微信、直播、論壇等以“去中心化”為主要特征的網絡新媒體已經成為人們獲取、呈現并發送信息的主要窗口。由于網絡事件和網絡風險行為本身的不確定性和隨機性,一些內容真假難辨,風險行為時有發生,這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個體對網絡風險行為的把控。因此,在網絡生活中,私人信息一旦泄露,線上交易一旦受騙,個體往往力不從心。

                網絡風險行為的跨越時空性、非具身性和去中心化的特征導致其在研究和管理控制上十分不利,它在監控網絡違法罪犯方面缺乏具體的刑事管轄權。也就是說,調查和起訴網絡罪犯常常會很困難,因為這些行為發生在互聯網上而不是在可識別的具體的現實空間。在很多時候,由于沒有具體的地點,執法當局和政策制定者很難確定誰是應該被法律懲罰的人,以及這些懲罰應該是什么??ㄋ固乩箯睦碚撋蠈⒕W絡社會在時空上的特點概括為“流動空間”(space of flows)和“無時間之時間”(timeless time),他指出互聯網徹底轉變了人類生活的基本向度:空間與時間。流動空間與無時間之時間乃是新文化的物質基礎,超越并包納了歷史傳遞之再現系統的多種狀態。在互聯網世界中,人們的網絡行為將逐漸不依賴于具體的時空限制,這也就在客觀上增加了人們網絡行為的風險性。網絡風險行為由于其發生在特殊的網絡環境中,讓人們在控制和減少這類行為的嘗試中遭受到巨大的阻力和挑戰,也給網絡空間治理帶來了極大的隱患。

                從計劃行為理論視角分析網絡風險行為

                計劃行為理論是由阿杰恩(Ajzen)在理性行為理論(Theory of Reasoned Action,TRA)的基礎上提出的一種通用的行為理論模型,是一種在解釋和預測吸煙、飲酒、鍛煉等與健康相關的行為方面非常有效的理論,也是社會心理學中最著名的態度行為關系理論。計劃行為理論認為,人們所有的行為都是有計劃的,這意味著個人在決定行動之前就考慮到了他們活動的潛在后果。人們在決策的過程中包含對其態度、主觀規范和知覺行為控制等相關因素的評估,對這些因素的評估共同決定了其參與行為的意向,這是行為發生的前提。計劃行為理論主要是從行為角度出發,從影響行為的態度、認知和知覺控制來解釋網絡中的風險行為。

                行為態度是計劃行為理論的第一個因素,它是指人們對行為所持有的一種信念,如果個體相信某種行為會帶來積極的結果,那么他對這種行為就會產生積極的態度。前人的研究支持了這一觀點,博爾頓(Boulton)等人對405名大學生進行的研究顯示,對欺凌和惡霸行為的態度越消極的大學生,他們參與欺凌和惡霸行為的可能性也就越少。麥希(Mesch)和貝克爾(Beker)的研究也發現,青少年在線發送信息時,他們對于網上分享信息的態度越積極,參與這種行為的可能性就越高。

                主觀規范是計劃行為理論的第二個因素,它是指個體對其重要他人(即家人和朋友)贊同或反對他們采取某種行為的態度的一種信念。也就是說,個體在決定是否采取某項特定行為時,會受到社會壓力的影響,這種壓力來自于對個體有影響力的個人或團體。以往研究表明,主觀規范與風險在線行為存在相關。一方面,青少年的風險行為容易受到其同伴的態度或行為的影響。辛社佳(Hinduja)和帕欽(Patchin)的研究發現,如果青少年周圍的朋友經常通過技術手段欺騙他人,那么青少年自身也會受其朋友的影響,更可能產生在線騷擾行為。鮑姆加特納(Baumgartner)和皮特(Pete)等人的研究也揭示了青少年風險在線行為存在同伴效應,也就是說個體參與風險在線性行為受其同伴贊同或反對的看法所影響。另一方面,父母或老師的態度也會影響青少年的風險行為。辛社佳和帕欽的研究也發現,認為所采取的某種行為會遭到父母或老師懲罰的青少年更不可能參與網絡欺凌行為。

                知覺行為控制是計劃行為理論的第三個因素,它是指個體知覺到參與某一特定行為的難易程度,是一種關于個體控制該行為的能力的信念。在線環境創造了情感距離,減少了人們在面對面交流中可能會出現的顧慮,加上網絡的匿名性和難以捕捉性等特點更可能促使個體做出參與在線風險行為的決定。研究表明,知覺行為控制和參與發送信息或短信以及下載視頻之間存在正相關。海爾曼(Heirman)和沃雷維(Walrave) 的研究發現,知覺行為控制和網絡欺凌行為之間存在正相關。

                根據計劃行為理論的觀點,網絡行為態度、主觀規范和知覺行為控制是決定網絡使用者是否采取網絡風險行為的主要變量。如果一個人對于網絡風險行為的態度越積極、重要他人的支持越大、知覺行為控制越強,那么,他(她)的網絡風險行為意向就越大,反之就越小。

               ?。ㄗ髡邌挝唬焊=◣煼洞髮W心理健康指導中心)

                

              責任編輯:王寧
              二維碼圖標2.jpg
              重點推薦
              最新文章
              圖  片
              視  頻

              友情鏈接: 中國社會科學院官方網站 | 中國社會科學網

              網站備案號: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146號 工信部:京ICP備11013869號

              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版權所有 未經允許不得轉載使用

              總編輯郵箱:zzszbj@126.com 本網聯系方式:010-85886809 地址: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15號院1號樓11-12層 郵編:100026